华人老手艺传承路艰难:曾辉煌一时 现乏人问津

19
05月

华人老手艺传承路艰难:曾辉煌一时现乏人问津 图为新加坡广惠肇留医院里制作中的宫灯

  在新加坡,72岁的杨汉潮老人是当地数一数二能为潮式传统灯笼彩绘的师傅,他的手艺名扬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泰国。然而让他深感遗憾的是,如今自己的作品乏人问津,手艺也无人继承,这个行业即将步入历史。近些年,不仅是潮式灯笼彩绘,越来越多的华人老手艺因后继无人,逐渐成为了夕阳行业。

  曾经辉煌一时

  至少有60年历史的裕新公司,曾是马来西亚甲州著名的酒饼制造业者。71岁的罗文邦是这家公司的第二代传人,从小便向父亲学制酒饼,他表示自己十分希望保留父亲留下来的手艺。

  罗文邦说,裕新酒饼整个制作过程比较繁杂,要注意的琐碎事也很多。他们的酒饼制作有家传秘方,为保证品质,制饼时会选用上等的白米与面粉,两者磨成粉后加上由父亲亲自研发的药材,这样制出来的酒饼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

  正是因为不俗的品质,裕新酒饼曾辉煌一时。当年很多酒厂,都找裕新来供应货源。裕新生产的酒饼曾摆满了家里的各个角落,只能留下可供一人行走的通道。晒酒饼时的景象更为壮观,整条街上都可看到又白又圆的酒饼。

  手艺乏人问津

  位于马六甲观音亭街的“南通”纸扎店,在马六甲几乎无人不知。该店由白添源、白添裕、白添安及白添祥4兄弟从父亲的年代接手至今,已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

  白家兄弟是纸扎制作的第三代传人,对他们而言,“纸扎”是一门具备艺术、东方传统美学的手艺。在坚守祖业半个多世纪后,继续经营店面对年过半百的他们来说正变得越来越困难。

  4人的孩子中没有一个对纸扎业有兴趣,无人继承父业。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纸扎业也已从过去“讨生活”的行业转型为“传统技艺”的老行业。现在的年轻人找工作与以前相比发生了很大变化,如今已经没有多少年轻人对这种费时又费力的工作感兴趣。继承人的缺乏,使得纸扎业在马来西亚正变得越来越没落,逐渐成为了夕阳行业。

  传承又现希望

  制作宫灯花灯是新加坡华人的一项传统手艺,该手艺在当地曾绝迹了一段时间,但可喜的是如今它又重新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懂得宫灯制作技艺的周秉业和黄雁联夫妇是新加坡广惠肇留医院义工团的成员,三年前,他们提出了以手工灯笼为医院筹款的建议,就这样,医院成了这门手艺“复活”的大本营。如今已有将近20名义工加入他们的行列,每逢周末大家都会聚集在医院园地,帮他们制作宫灯,更有一名义工画家自发为这些灯笼绘上美丽的图画,使得宫灯变得更加美观。据了解,这门传统手艺前年曾为医院筹得20多万元善款,去年更是激升至50多万元,这门古老手工艺不仅吸睛也吸金,影响力真是不容小觑!

  传统的华人老手艺不仅体现了华人的勤奋与智慧,更是人们了解与传播华人文化的重要载体。但是时代在变,面对传承的困境,那些身怀绝技的华人们也许可以开辟一条新的道路,让自己的手艺继续走下去。(张敏)